涉藏联谊会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卓玛在线 西藏旅游 西藏图库 涉藏网群 西藏联谊会 时政法律 西藏经济 西藏文化 西藏人物 西藏时评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援藏工作
您的位置:主页 > 西藏人物 > 正文

西藏登山队仁青拉姆抓住支点向上攀登

来源:未知 作者: 时间:2018-10-09

西藏登山队仁青拉姆抓住支点向上攀登 


  如果爱,请深爱。
  藏族攀岩运动员仁青拉姆永远记得,她的教练——我国已故著名攀岩教练丁承亮对她说过的这句话。攀岩运动,没有任何捷径,在训练的每一天,你只有全力以赴,才能实现自己的冠军梦。
  2006年开始接触攀岩项目,仁青拉姆的世界只有坚硬的岩壁,十根手指的每一指节都磨出了厚厚的硬茧,脚趾也已变形,但她仍享受着在攀爬过程中的成功感,“每天真的很累,也很枯燥,这么多年坚持下来,早已习惯,并始终热爱。每当攻克了新的路线,那种幸福感能把所有的辛苦抵消掉。”



  12年前,在林芝县中学就读初中二年级的仁青拉姆正在参加学校的劳动课,这时,两辆车开进了校园,孩子们纷纷围上去。
  “来选登山队员的。”有同学喊了一声。在西藏,登山队很出名,仁青拉姆和同学们都很向往,不过她感觉自己希望不大。“我那会儿体育成绩一般,什么项目都没练过。”她说。
  来的两个人,分别是西藏登山学校校长尼玛次仁和丁承亮。丁承亮从围观的学生中一下子就选中了拉姆,让她跑了两圈,又抓着单杠做了几个动作,然后就通知她3天后去拉萨做进一步测试。
  “那会儿我还没去过拉萨,想着可以去大城市看看,就算选不上也不遗憾。”仁青拉姆想着。然而,当看到一起去测试的同学们后,她受到莫大打击,“选上来的也有其他学校的,他们都是校队的,还穿着整齐的校服,感觉自己差得太远了。”
  拉萨的跑步测试让仁青拉姆有点担心,“他们都跑得特别快,我基本都在后面。”唯一让仁青拉姆骄傲的,是她的单杠悬垂,当其他同学纷纷“掉”下的时候,她一直轻松地挂在单杠上,直到只剩下她自己,才慢慢放手下来。其实,她可以坚持的更久。
  可能就是这一表现,丁承亮选中了仁青拉姆,最终3男3女的名单上,仁青拉姆的名字赫然在列。两天后,她要去江西进行专业的攀岩训练。攀岩让仁青拉姆走出了家乡,走进了更大的天地。
  “一直以来,我都很奇怪,丁老师是怎么选中我的?”几年后,仁青拉姆忍不住问了丁承亮这个问题。丁承亮笑着回答,“丫头啊,这就是你和攀岩的缘分!”


  来到位于赣州的江西应用技术学院,跟丁承亮开始训练后,仁青拉姆的好奇心与喜悦感渐渐被冲淡了,“来到这里之后,发现条件很艰苦,师哥师姐们都穿着解放鞋,衣服也很普通,训练条件更是心酸,连个岩壁也没有,就在一根一根的木条上(安装一些木头制作攀岩支点)训练。”
  从一名普通的学生到专业的运动员,仁青拉姆开始了大强度的训练量,也逐渐产生了抵触。前半年,她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才能轻松点,可是越偷懒,越练不出门道。“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跑步,所有人一起跑,一圈一圈,节奏很快,全力跑也跟不上,累到极限。”仁青拉姆说。
  有一次发高烧,仁青拉姆在寝室里给妈妈哭着打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半撒娇地说要放弃,不过妈妈鼓励她再坚持一下。
  攀爬训练大概半个月一次,但很痛苦,“磨茧、起泡……最难受的是手指甲与肉撕裂的感觉,太难受了。”仁青拉姆说,那种十指连心的痛苦,对于攀岩运动员来说,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过程。不过这也正是“打基础”的过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手上的老茧长出来,才能不那么疼。”从手掌,到三指关节、二指关节、一指关节……单看仁青拉姆的手掌,你绝对看不出来这是个清秀的女孩子,骨节粗大,老茧遍布。不过,伴随着手掌的变化,仁青拉姆的力量与技能也在逐日提升。
  2007年,在训练一年多之后,仁青拉姆慢慢找到了攀岩的乐趣。随后,她开始出现在各种比赛中,2008年,她就拿到了全国青少年赛事的三枚金牌,随后被选入国家攀岩青年集训队,参加澳大利亚的青年比赛。
  “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出国,攀岩带给我太多。”仁青拉姆说。澳大利亚的这场比赛,让她大开眼界,“赛场上好多人,攀岩馆特别大,对手都很厉害。”

  长年累月的训练,永不放弃的精神,让仁青拉姆开始大放异彩。2009年拿到全国锦标赛第三名,2010年取得全国冠军,2013年获得全国锦标赛三个项目的金牌,同年在伊朗亚锦赛上,仁青拉姆一人独得难度和攀石项目双料冠军,这一成绩也创造了中国女子攀岩运动员在攀岩难度项目及攀石项目上的最好成绩。
  2016年,攀岩进入奥运会,随后也进入亚运会。于是,奥运会和亚运会成了仁青拉姆新的目标。国家攀岩集训队下了很大工夫,聘请外教和康复团队,并组织了长期有效的集训,期待队员们有所建树。
  “5月的时候感觉不太好,身体与心理都很疲劳,体力恢复也变得缓慢起来。”仁青拉姆说。也正因此,雅加达亚运会上仁青拉姆虽然恢复得还可以,但却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
  除了训练的疲劳,职业伤病也是仁青拉姆需要克服的,“攀岩运动员,都有手指关节松动、肌肉拉伤、网球肘这些伤病,我的两个中指都有软组织损伤,有时候上场都要缠上胶布。”那时候,每次爬完岩壁下来,仁青拉姆的两个中指都会泛青、肿胀。
  “我很幸运从事攀岩运动,很荣幸遇见丁承亮老师和尼玛校长。”仁青拉姆对于体育,对于攀岩,充满感恩之心,她表示,体育带给她太多,让她认识了更多的朋友,步入更高的人生舞台。
  每次获奖,仁青拉姆都会把奖杯或奖牌带回林芝老家,让父母家人和村里人高兴一下。2013年获得亚锦赛双料冠军后,仁青拉姆的名字不断出现在电视和媒体报道中,村里人都为她骄傲。
  “训练的过程很辛苦,但只要你努力了,就会有收获。此时你再回过头去感受,奋斗的过程就变成了幸福的回忆。”仁青拉姆是这样理解奋斗与幸福的含义,“其实体育也好,人生也好,都如同攀岩运动一样。我们从零开始,在教练和队友的帮助下,克服困难往上抓到每一个支点,也许这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做到,但它会让我们离胜利的目标更近一步。通过征服一个又一个难点,最终成就更好的自己。”仁青拉姆说。